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
  • >
  • 本地楼市
  • >
  • 热文:无情未必真豪杰――记永修县水务局法规科干部何洪云
本地楼市

热文:无情未必真豪杰――记永修县水务局法规科干部何洪云

2018-11-11来源:九江搜房网热文:无情未必真豪杰――记永修县水务局法规科干部何洪云

  中国江西网讯 熊茂辉、郑文斌报道:何洪云,一个全是故事的须眉。

  特种兵出身,负重15公斤奔驰十几公里是习以为常,摸过除了导弹以外的全部兵器,曾高空伞降200余次,参与过98特大洪灾的抢险施舍工作。改行到永修县水务局后,主要工作是水行政法律。依法攻击盗砂当作是他的工作重心。只要有他出现的排场,盗砂份子没有不乖乖接受处罚的。这其间,他拒绝了行贿,也受到了不少吓唬,但他永葆本色,一身正气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具有钢铁意志般的男子,却有着满腔柔情。

  2014年终,何洪云60多岁的父亲被检查出鼻咽癌,这不亚于好天霹雳!何洪云是家中宗子,其他兄弟姐妹或在外埠打工,或在屯子劳作,唯有他在县城上班。责任,毫无选择地落在他肩上。他深知自己不及倒,也不及垮,他是整个各人庭的支柱。父亲的生命就攥在他手中!他辗转联系省会医院,联络大夫,安顿父亲住院。在父亲眼前,他始终面浅笑容,表现得轻松愉快,还要一直地抚慰父亲不要害怕,有医生在、有儿子在,病很快会好起来的。更为难能难得的是,父亲病倒了,他却没有向单位请过一天假。

  化疗期间,父亲食欲全无,体质一每天弱下去。何洪云也寝食不安、寝难入眠,以至于急火攻心,口腔溃疡。云云下去,父亲还能挺多久?父亲并不算老,儿孙的福分还没有享受到。在父亲面前,儿子的脚色还没有做够,自己可不能没有父亲!常常陪同在父亲床边,想到这些,泪水总在他眼眶里打转。

  听病友的眷属们说,野生甲鱼、黄鳝、泥鳅等炖猪肚,能够补白细胞。听到这样的信息,何洪云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,到处托人去买。即便他和拙荆都是上班一族,可家中两个儿子还在上学,经济原来就捉襟见肘,但他为了父亲,不惜价钱和成本,不吝向亲友挚友告借。

  团鱼、黄鳝、泥鳅等陆继续续买来了。何洪云总是早晨五六点钟起床,宰杀新颖的活体,在灶台上用砂钵文火煲汤,直待汤钵里的材质炖化为止,然后赶到单位去上班;中午放工,就追风逐电赶往南昌,把清晨煲好的汤,小心翼翼喂给父亲吃。看着父亲吸吮得有滋有味的容貌,何洪云心里像喝了蜜平常甜。有时父亲闹情绪、无端发性情,何洪云就像哄孩子日常,哄父亲多喝几口,哪怕是一口。他想,每多喝一口,父亲就多了一线生的渴望。有时父亲嫌一种汤的味道太单一,何洪云就一天煲三种汤,用三个保温桶送到南昌,让父亲喝起来一口一个味。

  纵然在化疗期,由于何洪云的悉心照料,父亲精神状况许多了。或许是化疗的副感化、或许是营养过剩,父亲却便秘了。看到父亲解大便的难熬,何洪云想都不想,用手指帮父亲一点一点地抠,直到父亲身然排便乐成。

  几个月坚持与起劲,父亲挺过来了!出院那天,何洪云避开家人,躲在一个无人的地方,嚎啕大哭了一场。男儿不是没有泪,只是未到动情处。

  何洪云改行后,在县城买了房。山妻却在江上乡的村小当教员,他们生有两个儿子。家庭的糊口重担悉数系于他一身。他既当爹又当妈,顾问两个孩子生活、学习,他不敢有半点不合。现在山荆已考调进城了,何洪云依然不改生活的本色,戮力多做家务、做好家务,让山妻多一些时间学习,提高业务才略。何洪云说,夫妻之间没有原理可说,只有互敬互让,只有相敬如宾。

  对家人,何洪云集万千爱意于一身。对社会,何洪云也不惜自己的付出。帮邻里接送小孩和疏通下水道,义务清扫社区垃圾,无偿献血,为“水滴筹”募捐等等,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和表彰。

  何洪云是怙恃跟前的好儿子,是山妻面前的好丈夫,是儿子心中的好父亲,是同事眼中的好火伴,是社区内中的好邻居。

  “无情未必真铁汉”。何洪云的情,化作了点点滴滴的细小算做,体如今生活、事情、社会的各个方面,构筑了爱的大厦,是鲁迅师长定义的那种“真好汉”。